龙与地下城 Wiki
Advertisement

摩安多(Moander)

弱等神力 混乱邪恶 深渊


神职:腐蚀之死、腐朽、堕落、寄生者

尊称:黑暗诱导者(the Darkbringer)、喧闹之神、腐蚀之神、伟岸的恐惧之神

所在位面:拉然卓斯(Rarandreth)/残腐丘冢(Offalmound)

盟友:柯萨、莎尔

宿敌:迦纳斯、耶各、苏伦、提喀

标志:一只直立的男人右手,五指伸展,掌中有张长着獠牙的女人的嘴,双唇开启仿佛正言语着。

信徒阵营:守序邪恶、中立邪恶,混乱邪恶


摩安多是腐蚀、堕落与腐朽之神。不管摩安多是男、是女乃至完全超越了性别的束缚,都无从知晓。故此,绝大多数提及该神明的文献都采用中性的“它”。它如一片混浊腐朽的孤岛,巍然独立于生、死、再生的轮回之中,亦是诱惑的凝聚,镶嵌在生命之环那沉沦的边缘。摩安多吸引了畏惧腐败衰颓的人,他们害怕自身的衰败和周边万物的朽亡,期望通过抚慰摩安多而逃避它们;它也吸引着虚无主义者,他们视一切存在为恒久持续的腐蚀,直至死亡。


黑暗诱导者是冷酷卑鄙的暴君。它以摧折弱小为乐,令得他们毁弃珍若性命之物。摩安多撒谎成性,尤其在这些蒙蔽之辞使人悲痛难当、忧郁重重时。黑暗诱导者仅仅视信众如傀儡,企图支配他们的方方面面。它要使一切拒绝低头者遭受腐蚀与毁灭之苦。


对摩安多最常见的描述,称它像一团庞大的混合着腐烂植物和肉块的东西,有着模糊不清的人形轮廓,裹覆在卷曲的藤须里。藤须的末端是众多布满利齿的咽喉,它们嘈杂不堪,永无止境地散发着不谐之音,用上千种各异的声响喃咏着它的名讳。还有许多灰白相间,骨碌碌转动的眼睛,漫无目的地胡乱扫视着。传说,摩安多能让一切被碰触者遭受疫病、腐蚀和堕落的折磨。它席卷所经之地,凋零万物,令大地寸草不生,再也无法复苏。它蹂躏心怀不满之人,榨干他们,或将“摩安多之种” (Seed of Moander)深植他们体内,使人在由内到外的腐蚀中成为它的傀儡。甚至,它能控制与其接触者的心灵,在一段时间里僭夺他们的记忆,左右他们的身躯,无论他们愿意与否。


神迹:

摩安多显身,状如难以成形的腐烂躯壳,仿佛一个巨大、游移、无实体的男性人类头颅,高达20英尺,裹缠着披发般的藤须,大口里利齿成排,两只充满敌意的凶目闪烁着红光。如此形态的摩安多,言辞动作均凭它的触须,并可用这模模糊糊的东西和任何被它碰触的生物进行心灵感应。这样,稍后摩安多就能在他们的梦境里私语,展示它的声响和种种幻像。(该感应能够被移除诅咒术和治疗疾病术打断。)


摩安多也可显身于托瑞尔的任何腐朽物质中,胀大至20英尺高,藤般的触须没至尖牙密布,喧闹着,蠕嚼着的咽喉或是旋转着视线盲目的灰白眼球。触须的防护等级为零,生命值20,MV(特注:没查到是个什么东西,大概是Movement)为6,零级命中值7,每一击可以造成2D4+4点伤害。若通过触须的运动,它可以跃离最初的所在,将“根据地”转移到任何其它的腐败物质上去(林地上随处可见的叶霉便足够了)。


除一般攻击外,摩安多的触须能够支配活物的身躯,它们从七窍侵入身体,然后便将他们玩弄如木偶。通常,受害者会沉沉睡去,但有时他们将遭受“黑暗诱导者之宠幸”(Darkbringer’s Minions)的束缚。如果一条触须将一整个生命值大于77的恒温(哺乳动物)猎物生吞活剥,就会发育成一只幼体并在1D4天内分裂除另一条触须。这条已能独立生存的触须将从母体分离。若从它力所能及的范围中无法获取食物和腐败物质,触须会转入1D8个月的休眠。但是之后如果仍然没有养分供给,它就会枯萎而死。


摩安多被一大堆植物生命以及罕见而古怪可憎的生物侍奉着,包括水藻怪(algoids)、幽暗树(dark tree)、惧噬体(Gibbering Mouther)、蔓生怪(Shambling Mound)和产自罗塞特霉(russet mold)的维吉芘弥(vegepygmies)。摩安多有时会派遣黑龙或绿龙给“摩安多之喉舌”(Mouth of Moander,它的教会首脑)充当坐骑。黑暗诱导者也能通过大量着魔的生物显圣,动物、人类、树人和各种怪物。他们被它派遣或是支配时形容尚能辨认,躯体里则长出摩安多的触须。伟岸的恐惧之神特别喜欢腐蚀眼魔和它们的近亲而为己用。那些在黑暗诱导者腐蚀、占有的过程中无法忍受而死的眼魔,会变成腐烂的亡灵凶魔(death tyrants,不死眼魔)。


教会:

圣职人员:专职祭司

所属阵营:守序邪恶、中立邪恶、混乱邪恶

超渡不死生物:不行

操纵不死生物:不行


摩安多的仆役必须在首次入教时熬过一个仪式。这个仪式上,一颗摩安多之种将被植入新教徒的体内。种子缓慢地生长着,散布全身,直到寄主的整个内部组织完全转化为腐朽的植物化因子。但是,从外表上唯一的迹象,是一条细小的开着花的蔓须,从耳朵里伸出,缠绕着整片头发。寄主的精神和肉体始终处在摩安多的直接掌控中,只要它有此意愿。他们总是根据摩安多和教会的指示行事。


摩安多的牧师往往是孤寂,前途茫然的人,从它的启示中找到了生活的方向。一旦摩安多直接占有了一个躯体,它对该生命体的掌握就会越发牢固,而从里到外的侵蚀亦将开始。对极为干练的仆役,黑暗诱导者一旦察知叛迹,便会以其神力从身体内部迅速地杀掉他们,却不让他们即刻死亡,而是遭受数年的折磨。它对他们施展法术,抑制体内的腐烂(如延迟腐化术,slow rot)。这就是它维系忠诚的方式。


所有的祭司都称为摩安多的宠仆(Minions of Moander)。神殿里地位较高的祭司称为高等宠仆(High Minion),而神殿领袖与高阶祭司叫做大宠仆(Master Minion)。在费伦地位最为崇高的黑暗诱导者祭司称作摩安多之喉舌;通常是人类女祭司。作为对忠心侍奉的回报,摩安多赐予它的“喉舌”青春常驻,雍容惊艳的美貌,无论她的年纪如何。而她则能够冒险进入附近的人类城市,沉醉于(即使转瞬即逝)人类的情投意合。摩安多的教士用不着其它的头衔,因为他们都只不过是黑暗诱导者的奴隶和傀儡。任何摩安多的祭司都有1%的机会超越死亡转变成为骷髅。这种家伙就是不死宠仆(Undying Minions)。


摩安多的神殿常位于茫茫荒野里苍凉的山岗上,或者在城市地下繁复的空间里。荒野里的神殿以山顶上围成一圈的红色利齿形基柱作为标志。从空中俯视,它们被有意地排成一张尖牙利齿的嗜血的大口,极有特色地在中心安置着祭坛。地下的神殿通常建在遗弃的下水道里,那里垃圾众多,还有头顶城市里的污水流过他们的厅堂。这些神殿的墙面上雕刻着小巧细致,表现流畅的图案,如同由精灵族形成发展起来的树雕,却绘着恐怖的画面。英雄们被目光淫邪的类人动物极刑摧残,被疯狂的野兽撕地四分五裂,或被煎炸、冰冻、熔炼,甚或遭受巨龙、眼魔乃至种种穷凶极恶的猛兽之荼毒。黑暗诱导者的临时祭坛设在腐臭的沼泽、翠绿的丛林和污秽的下水道中,由大块藏污纳垢的肥料堆砌成。


教义:

黑暗诱导者的宠仆们务必亲自动手以鲜活的牺牲献祭于伟大的摩安多。他们必须砍倒粗壮的树木植被作为献祭,也必须守护摩安多显身的地点,并竭尽热忱以占有力量。当一个初入教会的新人为摩安多之种所摆布之时,黑暗诱导者将在恐怖的梦境中宣告神旨,“切勿妄疑摩安多,它之一言一行,免心底之蚀,将你摧折。去吧,为我,攫占力量之本,名势之要。杀戮,将腐朽遮蔽万物。令烈火与奥法熔炼坚冰。畏我,敬我。”


日常事务:

摩安多的宠仆们是一群行踪诡秘,妄自尊大的教士。他们四处搜寻畸形变态(比如杂交人和病态的动植物)与粗野凶暴的生物(如兽人和相类似的)献祭摩安多。摩安多的崇信者们在诸国度卖力地散布有智慧的植物生命,有水藻怪、蔓生怪、惧噬体和维吉芘弥等。


摩安多的宠仆不停地献祭它的在凡间的显身,因它的腐败神力会导致自己的任何身躯迅速地消亡(通常是一大团紊乱不堪,腐败,凋零或者病变的植物,及类似的东西)。因而,宠仆们总是忙着为它塑造新的身躯,让旧的变成摩安多的新鲜养料,再就是去感染他人增添新的宠仆。通过仪式与法术组合,他们在隐蔽的荒野、峡谷和洞穴中,塑造供伟岸的恐惧之神使用的永无止境的躯体。塑成的形体是如此秽恶之物,金字塔般的轮廓包裹着朽木烂草、粪土和腐败的尸体。当这些秽物经历一个神圣的仪式,摩安多便唤醒它的新躯体。该仪式仅需要一点点来自活种(living seed)的血液。而操刀的祭司立刻就会受到神悦与晋升的回应。祭司把一个摩安多的活种送入神的新体,从而拉开仪式的序幕。活种是感知灵敏的哺乳动物或高智商的爬行类,善良阵营,并已被摩安多之种控制且活了下来(至少是暂时的)。


圣日/重要庆典:

摩安多教会没有基于历法的重大圣日,除了焚冢日(Balefire)。通常在锤月(一月,Hammer)开初,焚冢日庆祝摩安多的仆役们驱赶寒冷的决心。他们用荣耀的火焰升起巨大的篝火,在神明常常显身的地方。在这寒冷的月份,摩安多在这里答谢他们,传播灵训,并调兵遣将、分派任务,以增强它的神力。


日常的大部分时间,摩安多的信徒必须进行屠杀或以神之名收集植物体,并且要将他们的收集之物奉献给神明的身躯塑造与推动腐朽堕落的事业两者之一。每个月,摩安多的宠仆们必须去扩大神明的影响力。这要通过散布摩安多如何强大的谣言,或至少用摩安多之种控制一个生物(这时要默念摩安多的名讳)。


摩安多的仪式简单易行,而它将会通过特殊的方式降福于祭司们:不还如何,摩安多的宠仆既不患病(包括木乃伊腐蚀和兽化症,mummy rot、lycanthropy)也不会中毒。他们能吃任何形态的腐败食物、霉菌等等,也能安然无恙地饮用被故意下毒或污染的水。


圣地:

最大的摩安多神殿在瘟疫河(Pox River)上游一处隐秘的峡谷里,深藏于以“摩安多之足迹”(Moander’s Footsteps)闻名的南山麓中。据信,在过去的无数年代里这儿都是被摩安多踩踏着的山阶。它的信徒相信,神明在这里行游是为了毁灭一个古老的种族。摩安多在他们的水和食物里撒下疫毒,致使这个种族走向灭绝。


摩安多的神殿,神明之根(Root of the God),大体呈泪珠似的形状,外面覆盖着一层黑色以太薄板,以邪恶的方式吸尽了所有光线。没有武器、魔法和凡俗之物能伤它分毫;没有锁撬、解除陷阱器或者开锁装置能奈何它的门窗。


分支教派:

摩安多教会有个法师的分支组织,他们精通引起痛苦、愠怒和身体衰弱的法术和魔法物品,称为“摩安多疫病会”(Contagion of Moander)。疫病会的会员们都是找寻新的而且致命的疾病方面的专家,利用它们来毒害主要的敌人。


祭司服饰:

摩安多的祭司穿着绿棕两色斑驳相间的兜帽长袍,装饰着天然的蔓藤,象征摩安多崛起于腐朽之中。他们以白色面具遮脸,额部印着一只尖牙包绕的眼睛。所有地位较高的教士身着铜色调附魔的长袍,以至于能养活在上面缓慢而持续地生长的蔓藤菌。只有大宠仆身穿纯紫铜色的袍子。大宠仆还戴着一个动物头骨,上边悬搭着黑乎乎的苔藓或是腐败的柳枝。摩安多之喉舌穿着洁净的白色长袍,胸部绣着红色的图案,是一只眼睛,位于布满利齿的大口中心。作为黑暗诱导者的傀儡,所有摩安多的宠仆都夸张地显露着一条从耳朵里伸出的触须,它开着花,缠绕了整片头发。


冒险服饰:

外出探险时,摩安多的宠仆们非常实用地装备着他们最好的盔甲。绝大多数人将正式的服装尽可能地穿上,却不会为他们自己分心。有的人喜欢打扮得像德鲁伊,并且穿着得体,手舞半月弯刀。另外的人爱穿难以形容的绿色和褐色衣装,挥着狼牙棒。可能的话,宠仆们随身携带一小块罗塞特菌,为的是在所至之地撒下摩安多的子子孙孙。


专职祭司:(暗引者)

条件:体质13、智慧10

主要条件:体质、智慧

所属阵营:守序邪恶、中立邪恶、混乱邪恶

武器:所有武器

盔甲:所有盔甲

神术种类:地法系(terrestrial)、发散系(sporadic)、神游系(wandering)

魔法武器:同玩家手册

要求精专:狼牙棒(视为骑兵的钉头锤)或者弯刀

奖励精专:草药学、宗教信仰


暗引者施展这些法术影响范围和持续时间加倍:缠绕术(entangle)、寻找动植物(locate animals of plants,对植物使用时)、永燃之木(log of everburning)、隐藏行踪(pass without trace)、橡木神棍(shillelagh)、树皮术(barkskin)、神莓术(goodberry)、羁绊术(trip)、曲木术(warp wood)、植物生长术(plant growth)、延迟腐化术(slow rot)、陷阱术(snare)、刺狙术(spike growth)、攀木术(tree)、幻觉密林(hallucinatory forest)、植物定身(hold plant)、植物门(plant door)、植物感应术(speak with plants)、杖化蛇/蛇变杖(sticks to snakes/snakes to sticks)、反植物护盾(anti-plant shell)、植物忽略术(pass plant)、唤醒橡木(liveoak)、植物传送(transport via plants)、木化术(turn wood)、荆棘壁垒(wall of thorns)和变化之杖(changestaff)。


暗引者使用植物生长术时,不管类法术能力还是一般法术,效能较通常情况有所变化。如果,暗引者以第一种方式使用了植物生长术,那么草木会按通常情况飞快地发育。但所有受术植物十天后立刻开始腐烂枯萎,除非事先成功地使用了法术解除。如果以第二种方式释放植物生长术,并且在开始就通过了豁免,则此法术的一切效果消除。若豁免未能通过,方圆一英里的植物会在一个月内腐烂、病变、死亡,除非以惠及整个区域为目的的祝福术和法术解除在此期间于该范围内施展。如此法术组合,才能消除整个区域内的有害影响。


暗引者可以使用缠绕术(同一级神术),或在地下城主允许的情况下使用马勃菌球(puffball,同一级神术),一天一次。


三级时,暗引者可以使用掌牙术(handfang,??同二级神术)一天一次。


五级时,暗引者可以使用加速腐败(speed rot,同三级神术)或者植物生长术(超越三级神术)一天一次。


九级时,暗引者可以使用强力腐化(rising rot)或者黑暗诱导者之灵魂陷阱(spirit trap of the Darkbringer,同五级神术)一天一次。


十一级时,暗引者何以使用刺杀之根或者凋零之须(roots of the assassin, tentacle of withering, 同六级神术)一天一次。

Advertisement